请点击:最新地址发布页 收藏好以便找回地址!
今日域名:wweess.com wzwgk.com

首页  »  激情小说  »  被哥哥强暴

被哥哥强暴

推荐: 》推荐: 》推荐:

我们住在乡下地方,爸爸几年前就留下我、哥哥和妈妈,还有一堆由妈妈背下来的借据,跟另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。从那之后,爸爸就从不曾拿钱回家,他赌博借的钱也不负责,完全当作我们跟他已经没有关系。

妈妈试着以各种方式去找爸爸好几次,但每次都找不到,因此没有一技之长的妈妈为了扶养我和哥哥,就在工厂找了个钱不多的工作,早上六点就必须出门到附近大城市的工厂,晚上回家后还必须做手工贴补家用,真的非常辛苦,所以我也都会作业写完后帮妈妈弄,顺便跟妈妈聊天。

那年我国中二年级,哥哥大我两岁,他已经国中毕业,但因为没有读书就考不上学校,目前没有工作也没有在读书。

因为妈妈一直没有时间管教哥哥,所以读国中之后哥哥就开始变了,往往三天两头不在家,只是跟一群坏朋友骑着摩托车鬼混,书更是不读了,还学会抽烟喝酒。

这样的哥哥,跟以前的哥哥差很多。以前哥哥也都会晚上帮忙弄手工,也不会乱跑,也很喜欢跟我们聊天,但现在都不会了……

妈妈刚开始也教训哥哥好多次,但哥哥却还是依然那样,妈妈最后就还是对他放弃了,只告诫他不要在外面乱来就好,而哥哥也每次都简单的答好,所以我也相信,妈妈还是没有完全放弃哥哥。

而且哥哥在被妈妈骂时,从来都没有还嘴过,所以我也跟妈妈一样相信哥哥只是现在青春期比较野,等他长大后当完兵就好了……

妈妈却没想到,我也没想到,这样的哥哥,竟然等妈妈留在工厂加班不在家的那天半夜强暴了我……

其实更早之前我们就应该可能会这样,因为我和妈妈应该早就要发现哥哥对我有不好的欲望,好几次我洗澡时明明门都有关上锁好,但哥哥都会打的开门并跑进来说要上厕所,还说是我没有锁门,每次都是我抱着身体蹲在地上尖叫他才赶紧离开……只是妈妈都是说哥哥不是故意的,所以我也只好认为哥哥不是故意的,却也因此让哥哥他……

那天妈妈打电话回家,说工厂有一批货明天一大早赶着要出去,所以今天不回家了。我本来也想跟哥哥说,就一直等他回家,哥哥却都不回来,所以我只好先回房睡。

那晚半夜,因为床舖一直微微摇晃的关系,我睡到一半就醒了过来。而醒来后我第一眼见到的,就是哥哥的脸。

哥哥很讶异的看着我,我也因为还没会意过来,就只是睡眼蒙眬看着他。

然后我忽然想到,哥哥怎么大半夜的在我房里,身体还架压在我身体上,让我吓了一跳,有了警觉心就赶紧开口:“你要做什---”

但我话没办法说完,哥哥只是赶紧摀着我的嘴,并一直很凶的警告我:“妳吵,我就打妳!”

那时我是真的慌了,想到哥哥可能是想侵犯我,正要想办法警告睡在隔壁房的妈妈来救我时,才想到今晚妈妈因为工厂加班而不在,现在家里只有我和哥哥……

我一直害怕的看着哥哥,也用双手推他,一直不相信他会对我做这种事。哥哥也是一直紧张看着我,并且一直说着要我不要吵闹反抗之类的话。

这时我闻到味道,发现哥哥好像喝了酒,讲话时都有酒味,所以我才认为哥哥是因为喝醉了才会这样。

我一直跟哥哥点头,双手也不再推他,表示我不会反抗,哥哥才稍微放心的将摀着我的嘴的手移开。

“哥……你是不是喝醉了?”

但哥哥没有回答,只是紧张叫着我的名字,一直跟我说:“妳不要反抗,哥哥真的好喜欢妳,想和妳做爱试试看……”

他说完就又哄我几句,便开始用手拉着我的睡裤,并且向下脱。

我又着急的要哥哥住手,并又开始用双手反抗,双脚也乱动,哥哥竟然真的挥拳头打我的脸,让我痛的大叫,也怕的哭了出来。

我一直哭着求他住手,又被打了几下哥哥才不再打我,对我骂:“妳再反抗我就再打妳!”

那时我已经不敢再反抗了,只是完全不敢相信哥哥会真的动手打我,加上我觉得脸被打的好痛,就一直哭着用双手保护着脸。

我只记得我一直摀著脸哭,哥哥一直紧张的警告我不要再反抗,然后他开始解开我睡衣上的钮扣。

当衣服被解开时,我只觉得胸前一阵冷,哥哥就摸上我的胸罩并且粗鲁推开。然后我又开始着急的就要反抗,因为我当时还是国中生,对性有很多美好的想像,只想要跟喜欢的男生发生,不想被强暴,更不想第一次就这样被夺走,而且是被亲哥哥……

我尖叫着又用双手推他,并且要打他,但哥哥力气比我大,他又被我反抗之后就真的开始打我,并且比刚才还要大力,让我完全晕了,感觉嘴巴也破皮流血,就只能又哭着躺回床上用手护着脸,求他不要这样。

哥哥开始骂脏话,也骂了我许多话,但我全听不清楚,只是一直哭。接着我觉得哥哥在摸我的胸部,粗野的用手捏住胸部还揉着,但我只是觉得好痛。然后我感觉到哥哥用嘴吸,还用牙齿咬,真的好痛,但我还是不敢反抗,只是感觉自己满嘴都是血的味道,还有被打破的地方在痛。

哥哥终于开始脱我的睡裤,当时我知道自己就要被强暴了,但我却什么都不能做,也不敢做,就只能一直哭着求妈妈快回家救我。

睡裤与内裤都被脱下来后,我又开始哭着求哥哥住手,但他都没有回答我,只是扳开我的双腿并向上屈,然后感觉他立刻压到我的身上,尿尿的地方也像是被一根热热硬硬的东西顶住……

我才猛然发现哥哥就要侵犯我,正急着要求他住手,他就忽然低吟著将身体向前一推,那根热热硬硬的东西就插进我的身体。

其实不会很痛,就像是被抓了一下,但我还是知道自己已经被侵犯了,也有感觉到他一直插进来。

感觉到哥哥的那个留在我的屁股内,让我哭的更激烈,只是一直想着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了,我竟然被哥哥强暴。

哥哥满足的喘口气,然后开始摆动身体,我也多多少少有感觉到他那根一直在我身体内抽动。

做爱一点都不舒服,更没有快感可言,尤其是被强暴,我只是一直感觉到轻微热痛,其它的快感完全没有。有时哥哥会用手抓着我的胸部,我当然还是只有感觉到会痛。

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,哥哥身体动也不动的低吟一声,只有留在我体内的那根一直在微微抽蓄。

那时我还不知道哥哥已经射精在我体内,直到他满足的将那一根抽出来,并趴在我身上休息我才知道。

我一直断断续续哭着,觉得下面痛痛又怪怪的,也很怕怀孕,但哥哥都不理我,半句话也不说,好像睡着了。

又过了一会,确定哥哥睡着后就推开他慢慢从床上爬起来,感觉到大腿根部一直流出凉凉的东西。我知道那是什么,但还是只能哭着走进厕所。

那时我在厕所中的玻璃看到自己被打肿的脸,嘴角还留着血。尤其当我看到从大腿根部流出的黏稠液体,一直顺着大腿流下去,我更是悽惨哭着,更怕会怀孕。

我用水一直冲,感觉好像不管怎么洗都洗不干净,好像我已经变脏了,就开始恨哥哥,更想要自杀。

忽然厕所门被打开,我看到哥哥就要走进来,我只是尖叫着拿起厕所内的剪刀要刺他,想要保护自己。

而哥哥只是跪着一直对我道歉,说他不是有心要伤害我的,他是喝醉了,而且他也一直说他喜欢我才会想跟我这样。

我完全没有理会,只是一直威胁如果他不出去的话我就要杀了他,然后哥哥又跟我僵持了几分钟,他才终于离开。

我立即将门锁上,也将能用的东西都拿来挡在门口,确定他不会又忽然跑进来。当然我更不敢离开厕所,怕我离开的话他会又伤害我。

就这样,我又用水冲洗自己的下面一直到早上,边冲边哭,好不容易我听到妈妈回家了,我才放心的走去厕所,才发现哥哥已经不在家里,并哭着跟妈妈说昨晚我被哥哥强暴……

妈妈也是一直哭着不相信我会发生这种事。因为怕我怀孕,她就立刻带我到医院。只是因为医生看的出来我是被性侵害,加上我才国中二年级未成年,医生坚持要我们说出真相,并叫来警察。

我本来想跟警察说是我的哥哥强暴我,但妈妈竟然先说我是半夜被小偷闯进去强暴的,让我完全不敢相信。

当警察问我时,妈妈也一直难过的跟我点头,求我应答她的话,之后也一直跟我道歉说毕竟哥哥是男孩子,是家里的血脉,要我忍耐……也因为这件事,我跟妈妈就不是那么亲了,甚至高中后能打工就自己般出去住。因为我真的觉得被哥哥强暴后,又被妈妈这样背叛,忽然觉得自己再留在那个家也没什么意思。

后来哥哥只有在我国中三年级还跟妈妈住在一起时回家一次,但他是被妈妈哭着用扫把打,一直骂他为什么要对我做出这种事,就这样又没有回来了。

我完全不想见他,只是将自己锁在房间又开始哭……

因为当时看到他,真的又让我想起那段被强暴的回忆,与被妈妈背叛的痛苦……

就这样,出社会之后我完全不交男朋友,对男人完全没有好感,只是认真的工作,以这种方式肯定自己。

就算直到今天,我回想起哪晚,还是觉得心中一阵痛,好痛…

我们住在乡下地方,爸爸几年前就留下我、哥哥和妈妈,还有一堆由妈妈背下来的借据,跟另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。从那之后,爸爸就从不曾拿钱回家,他赌博借的钱也不负责,完全当作我们跟他已经没有关系。

妈妈试着以各种方式去找爸爸好几次,但每次都找不到,因此没有一技之长的妈妈为了扶养我和哥哥,就在工厂找了个钱不多的工作,早上六点就必须出门到附近大城市的工厂,晚上回家后还必须做手工贴补家用,真的非常辛苦,所以我也都会作业写完后帮妈妈弄,顺便跟妈妈聊天。

那年我国中二年级,哥哥大我两岁,他已经国中毕业,但因为没有读书就考不上学校,目前没有工作也没有在读书。

因为妈妈一直没有时间管教哥哥,所以读国中之后哥哥就开始变了,往往三天两头不在家,只是跟一群坏朋友骑着摩托车鬼混,书更是不读了,还学会抽烟喝酒。

这样的哥哥,跟以前的哥哥差很多。以前哥哥也都会晚上帮忙弄手工,也不会乱跑,也很喜欢跟我们聊天,但现在都不会了……

妈妈刚开始也教训哥哥好多次,但哥哥却还是依然那样,妈妈最后就还是对他放弃了,只告诫他不要在外面乱来就好,而哥哥也每次都简单的答好,所以我也相信,妈妈还是没有完全放弃哥哥。

而且哥哥在被妈妈骂时,从来都没有还嘴过,所以我也跟妈妈一样相信哥哥只是现在青春期比较野,等他长大后当完兵就好了……

妈妈却没想到,我也没想到,这样的哥哥,竟然等妈妈留在工厂加班不在家的那天半夜强暴了我……

其实更早之前我们就应该可能会这样,因为我和妈妈应该早就要发现哥哥对我有不好的欲望,好几次我洗澡时明明门都有关上锁好,但哥哥都会打的开门并跑进来说要上厕所,还说是我没有锁门,每次都是我抱着身体蹲在地上尖叫他才赶紧离开……只是妈妈都是说哥哥不是故意的,所以我也只好认为哥哥不是故意的,却也因此让哥哥他……

那天妈妈打电话回家,说工厂有一批货明天一大早赶着要出去,所以今天不回家了。我本来也想跟哥哥说,就一直等他回家,哥哥却都不回来,所以我只好先回房睡。

那晚半夜,因为床舖一直微微摇晃的关系,我睡到一半就醒了过来。而醒来后我第一眼见到的,就是哥哥的脸。

哥哥很讶异的看着我,我也因为还没会意过来,就只是睡眼蒙眬看着他。

然后我忽然想到,哥哥怎么大半夜的在我房里,身体还架压在我身体上,让我吓了一跳,有了警觉心就赶紧开口:“你要做什---”

但我话没办法说完,哥哥只是赶紧摀着我的嘴,并一直很凶的警告我:“妳吵,我就打妳!”

那时我是真的慌了,想到哥哥可能是想侵犯我,正要想办法警告睡在隔壁房的妈妈来救我时,才想到今晚妈妈因为工厂加班而不在,现在家里只有我和哥哥……

我一直害怕的看着哥哥,也用双手推他,一直不相信他会对我做这种事。哥哥也是一直紧张看着我,并且一直说着要我不要吵闹反抗之类的话。

这时我闻到味道,发现哥哥好像喝了酒,讲话时都有酒味,所以我才认为哥哥是因为喝醉了才会这样。

我一直跟哥哥点头,双手也不再推他,表示我不会反抗,哥哥才稍微放心的将摀着我的嘴的手移开。

“哥……你是不是喝醉了?”

但哥哥没有回答,只是紧张叫着我的名字,一直跟我说:“妳不要反抗,哥哥真的好喜欢妳,想和妳做爱试试看……”

他说完就又哄我几句,便开始用手拉着我的睡裤,并且向下脱。

我又着急的要哥哥住手,并又开始用双手反抗,双脚也乱动,哥哥竟然真的挥拳头打我的脸,让我痛的大叫,也怕的哭了出来。

我一直哭着求他住手,又被打了几下哥哥才不再打我,对我骂:“妳再反抗我就再打妳!”

那时我已经不敢再反抗了,只是完全不敢相信哥哥会真的动手打我,加上我觉得脸被打的好痛,就一直哭着用双手保护着脸。

我只记得我一直摀著脸哭,哥哥一直紧张的警告我不要再反抗,然后他开始解开我睡衣上的钮扣。

当衣服被解开时,我只觉得胸前一阵冷,哥哥就摸上我的胸罩并且粗鲁推开。然后我又开始着急的就要反抗,因为我当时还是国中生,对性有很多美好的想像,只想要跟喜欢的男生发生,不想被强暴,更不想第一次就这样被夺走,而且是被亲哥哥……

我尖叫着又用双手推他,并且要打他,但哥哥力气比我大,他又被我反抗之后就真的开始打我,并且比刚才还要大力,让我完全晕了,感觉嘴巴也破皮流血,就只能又哭着躺回床上用手护着脸,求他不要这样。

哥哥开始骂脏话,也骂了我许多话,但我全听不清楚,只是一直哭。接着我觉得哥哥在摸我的胸部,粗野的用手捏住胸部还揉着,但我只是觉得好痛。然后我感觉到哥哥用嘴吸,还用牙齿咬,真的好痛,但我还是不敢反抗,只是感觉自己满嘴都是血的味道,还有被打破的地方在痛。

哥哥终于开始脱我的睡裤,当时我知道自己就要被强暴了,但我却什么都不能做,也不敢做,就只能一直哭着求妈妈快回家救我。

睡裤与内裤都被脱下来后,我又开始哭着求哥哥住手,但他都没有回答我,只是扳开我的双腿并向上屈,然后感觉他立刻压到我的身上,尿尿的地方也像是被一根热热硬硬的东西顶住……

我才猛然发现哥哥就要侵犯我,正急着要求他住手,他就忽然低吟著将身体向前一推,那根热热硬硬的东西就插进我的身体。

其实不会很痛,就像是被抓了一下,但我还是知道自己已经被侵犯了,也有感觉到他一直插进来。

感觉到哥哥的那个留在我的屁股内,让我哭的更激烈,只是一直想着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了,我竟然被哥哥强暴。

哥哥满足的喘口气,然后开始摆动身体,我也多多少少有感觉到他那根一直在我身体内抽动。

做爱一点都不舒服,更没有快感可言,尤其是被强暴,我只是一直感觉到轻微热痛,其它的快感完全没有。有时哥哥会用手抓着我的胸部,我当然还是只有感觉到会痛。

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,哥哥身体动也不动的低吟一声,只有留在我体内的那根一直在微微抽蓄。

那时我还不知道哥哥已经射精在我体内,直到他满足的将那一根抽出来,并趴在我身上休息我才知道。

我一直断断续续哭着,觉得下面痛痛又怪怪的,也很怕怀孕,但哥哥都不理我,半句话也不说,好像睡着了。

又过了一会,确定哥哥睡着后就推开他慢慢从床上爬起来,感觉到大腿根部一直流出凉凉的东西。我知道那是什么,但还是只能哭着走进厕所。

那时我在厕所中的玻璃看到自己被打肿的脸,嘴角还留着血。尤其当我看到从大腿根部流出的黏稠液体,一直顺着大腿流下去,我更是悽惨哭着,更怕会怀孕。

我用水一直冲,感觉好像不管怎么洗都洗不干净,好像我已经变脏了,就开始恨哥哥,更想要自杀。

忽然厕所门被打开,我看到哥哥就要走进来,我只是尖叫着拿起厕所内的剪刀要刺他,想要保护自己。

而哥哥只是跪着一直对我道歉,说他不是有心要伤害我的,他是喝醉了,而且他也一直说他喜欢我才会想跟我这样。

我完全没有理会,只是一直威胁如果他不出去的话我就要杀了他,然后哥哥又跟我僵持了几分钟,他才终于离开。

我立即将门锁上,也将能用的东西都拿来挡在门口,确定他不会又忽然跑进来。当然我更不敢离开厕所,怕我离开的话他会又伤害我。

就这样,我又用水冲洗自己的下面一直到早上,边冲边哭,好不容易我听到妈妈回家了,我才放心的走去厕所,才发现哥哥已经不在家里,并哭着跟妈妈说昨晚我被哥哥强暴……

妈妈也是一直哭着不相信我会发生这种事。因为怕我怀孕,她就立刻带我到医院。只是因为医生看的出来我是被性侵害,加上我才国中二年级未成年,医生坚持要我们说出真相,并叫来警察。

我本来想跟警察说是我的哥哥强暴我,但妈妈竟然先说我是半夜被小偷闯进去强暴的,让我完全不敢相信。

当警察问我时,妈妈也一直难过的跟我点头,求我应答她的话,之后也一直跟我道歉说毕竟哥哥是男孩子,是家里的血脉,要我忍耐……也因为这件事,我跟妈妈就不是那么亲了,甚至高中后能打工就自己般出去住。因为我真的觉得被哥哥强暴后,又被妈妈这样背叛,忽然觉得自己再留在那个家也没什么意思。

后来哥哥只有在我国中三年级还跟妈妈住在一起时回家一次,但他是被妈妈哭着用扫把打,一直骂他为什么要对我做出这种事,就这样又没有回来了。

我完全不想见他,只是将自己锁在房间又开始哭……

因为当时看到他,真的又让我想起那段被强暴的回忆,与被妈妈背叛的痛苦……

就这样,出社会之后我完全不交男朋友,对男人完全没有好感,只是认真的工作,以这种方式肯定自己。

就算直到今天,我回想起哪晚,还是觉得心中一阵痛,好痛…

推荐: 》推荐: 》推荐: